当前在线人数559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华人世界 - 德克萨斯州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油气行业消亡史 zz (转载)
[同主题阅读] [版面: 德克萨斯州] [作者:fcwrme] , 2020年11月25日14:04:30
fcwrm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fcwrme (null), 信区: Texas
标  题: 油气行业消亡史 zz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Nov 25 14:04:30 2020,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ilitary 讨论区 】
发信人: newIdRobot (新器人),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油气行业消亡史 zz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Nov 25 00:04:05 2020, 美东)


大家好,开个贴讲讲在休斯顿油气行业工作的感受。

众所周知的原因,今年油气行业不景气,前一阵子被雷了,找找找,终于又找到一个新
工作,逃离油气行业了,也不想再回来了,这个行业波动太大,高峰的时候,大傻小笨
都能赚钱,一口井打下去,咕嘟咕嘟往出冒油,低谷的时候,一个公司,说倒闭就倒闭
,一个团队,说解散就解散。

话说当年如何步入油气行业的呢。我不是石油科班出身,来自“四大天坑”专业。博士
毕业的时候,没有工作,暗自神伤,前途未卜,向各个师兄师姐请教经验。以前的师兄
大奎思维活络,早几年毕业时看找工作无望,早早改方向去了油气行业。他给我指了条
明路,“不如你来我之前的博士后组里吧,都是油气公司给funding,不用自己瞎想
idea,都是工业界的项目,简单实用,做两年有经验以后,就可以去油公司发财了。休
斯顿4000尺豪宅,只要30万!”我自知没啥科研天赋,去做faculty可谓艰难险阻,堪
比去西天取经。这倒是一条明路。油工,多么光鲜的一个职业。当年北美四大牛逼工种
--码矿药油,东邪纽约矿工,西毒湾区码工,南帝德州油工,北丐某地药工。南帝油工
拳打东邪,脚踢西毒,一阳指戳北丐,哪个不服,过来单挑。当年金融危机刚刚过去,
矿工少了往日的高调,互联网刚刚兴起,google给的工资还不如某被道琼斯除名的油公
司。论坛上凡是有工种比较,地域比较,休斯顿的油工牛气得很。“纽约有啥好的,湾
区有啥好的,矿工每天工作10小时,码工就是青春饭,油工钱多活少福利好,休斯顿30
万豪宅不难找。” 杨笠旁白“油工为什么明明看起来这么普通,但是他却可以那么自
信。”此处稍微跑题。我凭着大奎的推荐,来到德州某石油名校开始了博士后生涯。果
然都是油公司给的课题,简单粗暴的工业项目。初入这个领域,本想找journal paper
来看看,殊不知石油行业主要数据库不是web of science,PubMed,而是响当当的
onepetro,上面大多都是惨不忍睹的会议文章,基本水平相当于本科生的课题报告吧。
有时会翻一翻石油系的博士论文,原来以为四大天坑专业就是博士中的大水货了,看了
石油系的论文才知道原来还有更好混的博士。小瓶子里边加点水加点油加点化学药品,
拍几个照片,把小石头放到大柱子里边,灌点水整点油,在注入肥皂水,看看能出来几
滴油,美其名曰coreflooding,改改条件,做他二十个实验,拍个100张照片,质量不
行数量来凑,或者拿别人写好的模拟器跑个几千个情景,妥了,博士毕业!我看别人的
论文水不水,一看图表,二看格式,牛逼论文必须是漂亮的Latex模板,好看的Python
,R,Matlab图表,最差也得是个Origin或者Sigmaplot吧。我们天坑专业写程序不会,
但是图表那必须是漂漂亮亮,让人看了就爱不释手那种。石油系的博士论文,Excel的
简单图表,也不精加工,看上去那么的朴实无华,让人再也不想看第二眼。粗劣的word
论文,字体还有时不统一,无所谓,反正年年暑假可以去油公司实习,月薪7k妥妥的,
毕业稳入油公司,4000尺豪宅住起来!肯定有人不服气,说石油系也能发Nature子刊,
APS,ACS正经杂志,那是少数人,大多数人发几篇SPE conference就能混个毕业。



话说我博后混了几年,发了一坨灌水的SPE conference paper,后来也在休斯顿找到一
个小油服工作。找到工作之后,心说来看看休斯顿的4000尺豪宅吧。才明白别人眼中的
“休斯顿”和“豪宅”,和我眼中的“休斯顿”和“豪宅”,定义是不一样的。休斯顿
市里的房子,哪有30万的豪宅,West U, Memorial的中等房子,怎么着也得百万起步。
传说中的30万豪宅根本不存在,后来我想通了,哪有30万的豪宅,纵然地不值钱,屋里
装修稍微上档次一点,30万都打不住。

油工口中的“豪宅”都在卫星城,早晚高峰去downtown上下班都要一个小时。油工们最
爱的就是Katy了,离Energy Corridor近,学区好,价格便宜,只不过便宜的新房也不
多了,只能越来越往西边建,越来越西,越来越西,都快建到圣安东尼奥了。

再说说今年的裁人吧,我所在的小油服,从去年开始业绩就不行了,小范围裁人逐渐开
始。去年某天,我午饭出去吃了一碗越南米线,回到办公室还在打嗝。在公司号称“小
灵通”的小林鬼鬼祟祟地跑到我办公室门口,撇着嘴说:“他走了”,我问,谁呀。小
林说,你老板啊。我惊出一声冷汗。我老板印度人夏尔马,对我不错,我对他也是恭恭
敬敬,每次和他聊天或者开会他都是笑眯眯的,招牌式的印度摇头晃脑,一边晃头一边
聊天,和他聊天时间久了,常有忍不住的冲动摁住他晃来晃去的大头。夏尔马虽说是印
度人,却不是传说中爱钻营的阿三,他有博士学位,技术马马虎虎,但却管不住手下的
白人,和上层的关系也一般。虽然名为老板,却经常被手下的白人迈克顶撞。早有传闻
夏尔马位置不稳,因为管不住手下的人,没想到就这么被裁了,可惜我吃米线时间略久
,就不该加额外的米线,回来后他已经被赶走了,没来得及打一声招呼。当天下午我们
大组紧急召开组会,宣布大组裁了三个人,同时其他组也裁了几个。我老板被裁,暂时
不找人代替,于是我直接汇报给印度人的老板,墨西哥人何塞。

插播讲讲小林,小林当年名校博士毕业,直接去某大油公司做研发,可惜上一轮油气行
业低谷被裁,后来来了我们公司,是某方向的领军人物。小林自小来美国,讲一口流利
的英文和普通话,在公司里上下逢源,上到CEO,下到蓝领工人,他都能混熟。见什么
人说什么话,看到老黑打招呼必须是“What’s up, bro?”,碰到老墨,会嘻嘻哈哈讲
几句西班牙文,有同事从英国过来,见面就问“You alright?”,然后热火朝天的讨论
一下阿森纳和曼联,每周一都要和公司的红脖聊聊上轮为啥休斯顿德州人又输了。小林
初来公司是技术岗,没几年大头想让他做中层领导,被小林嘻嘻哈哈推掉了,我问他为
啥呀。他回答,这个公司人际关系错综复杂,比如,别看迈克就是个小兵,他爸跟大头
可是铁哥们,迈克成天游手好闲,怼完夏尔马怼何塞,谁能管得住他?我才不想趟这摊
浑水。小林自然消息灵通,被我们称作“小灵通”。小林和公司的华人们也都关系不错
,有人性格耿直和老板们拍桌子,他常常出来打个圆场,回头还在高层说说别人的好话。

2019年底休假归来,1月份回来上班,才听说公司有几个人去年年底辞职去别的公司了
,包括一个大组的头。公司去年业绩不行,中层领导压力很大,走了反倒轻松了,现在
看来真是明智的选择。新年伊始,公司突然宣布,去年业绩不行,所有人减薪10%,
401k不match,直到度过难关。原以为这已经是公司的谷底了,没想到一切都是刚刚开
始。公司1,2月份又零零散散的裁了几个人,每次裁完人都说,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们
暂时不会裁人了。公司的话,谁信谁傻x。

到了3月份,COVID19突然严重起来,原油价格也暴跌。公司又开始强制furlough,每四
周休息一周,这样我们的工资只有去年的90%*75%=67.5%了。三月突然某一天,我老板
何塞辞掉管理岗位,去做技术专家了,俗称subject matter expert, SME。当初是何塞
和夏尔马把我招进来的,他们对我不错,给了足够的信赖和自由,很多时候我都是直接
找客户谈项目,不需要和老板们汇报。当招你的老板和老板的老板都走了之后,职场老
油条就应该马上警惕了,新老板上任,十有八九要重组要改革,拉几个心腹过来,让属
下知道自己的存在,满足自己内心小小的权力欲望。可惜我可没这觉悟,心想凭我去年
的业绩,没啥理由让我走人吧。公司从其他组调了一个人来做新老板,白人约翰。之前
和约翰聊天,感觉人还挺不错的,笑眯眯的。约翰刚上任没多久,WFH开始了。打从WFH
第一周开始,公司又开始逐渐裁人了,一周一两个,多得时候三四个,小灵通小林一有
风吹草动就向我汇报,老头们走了不少。从6月份开始,疫情稍有好转,在大统领和拍
马屁州长的指挥下,德州开始逐渐复工了,以前对雅培州长印象还不错,此次疫情下来
觉得真是扯淡,open your mom open!

6月某天,我回办公室工作,又是吃完午饭,我坐在办公室正在发愁一个项目,约翰推
门进来了,“Unfortunately, because of xxx, your position is eliminated”。我
当时有点发呆,心想,莫不是我被裁了?他是在开玩笑吧。我愣了大概30秒左右,想等
他说出“I am kidding”。半分钟之后,看约翰还在严肃的咕噜咕噜说话,我心想,得
,这下真得被裁了。我也懒得听他说话了,快速的整理了一下电脑,删除一些不必要的
文件。等他说完之后,又开始给HR打电话。给HR打完电话之后,我的电脑已经连不上网
了。找到两个大纸盒子,收拾一下个人用品,保安护送下走出大门,和其他被裁员工一
样,也来不及和同事道别。给小林发了个微信,他也惊讶不已,深深惋惜。

油气行业上一个低谷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到2017年开始逐渐恢复,上一个低谷中被裁
的人,好多才重新工作没多久,又碰到了这次油价暴跌和大规模裁人。今年COVID19以
来,我估计油气行业裁了20%的人吧,比较惨的公司或者部门,所有人全部走人,比如
说某公司Data Science team,某公司非休斯顿的一个office。连号称最稳定的某被除
名油公司,也裁了或者将要裁15%。从3月份开始,我的linkedin上connection的状态更
新都是,“Today is my last day with XXX”, …。我们公司在我走了之后,小灵通
还在不断向我通告,现在比去年少了30%的人吧,有个组去年7个人,现在只有2个人,
勉强维持着基本的功能。我做博后的组,从2014年到今年,在休斯顿油气行业工作的人
,大概有一半人被裁过。有的人找呀找,又换个油气公司或者油服继续做了,然后今年
又被雷了,还在找工作,有的人则换了行业,拉我入石油行业的师兄大奎思维活络,前
两天联系了他,“哎,石油行业是夕阳行业,我是觉得不行了,我现在不干这个了,我
改行做大麻了,大麻在好多州已经合法了,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州合法,大麻领域还很新
,还需要我们的技能,要不要跟我一起干!”



再说说油气行业的风格和从业人员。油气行业是传统行业,在这个行业,保守是风格,
傲慢是常态,无知不自知。先说说鄙视链吧,休斯顿油气行业,某油公司>Chevron=BP=
Shell=ConocoPhillips>其他大中小油公司>三大油服>其他油服,一级一级瞧不上。油
工牛逼的时候,谁也看不上,别说矿工码工,连医生教授都看不上,守着自己的30万“
豪宅”,目光短浅,就以为休斯顿是全球第一宜居地,油工是宇宙第一好工作。其他地
方的油工低调清醒一些, 奥斯汀和达拉斯的油工好歹知道世界上还有IT和半导体行业
,圣安东尼奥的油工总觉得自己在墨西哥工作,就盼着早日回到美国,Oklahoma和
Midland的油工已经忘记中餐和城市生活是什么样子了,也盼着早日来休斯顿,丹佛的
油工忙着户外和滑雪,不屑来德州。

油公司的白人无论是高层中层还是底层,保守傲慢无知。某油公司,今年亏损很多,坚
持不砍分红,别的油公司还在WFH,高层扯着嗓子喊,让大家赶紧回公司上班,紧跟大
统领和马屁州长。公司有了确诊,遮遮掩掩也不好好通告,回公司上班的白人大爷,不
但自己不戴口罩,还暗示组里其他人也别戴口罩。油公司的文化,保守,不思转变,闲
人多,爱开会。不管干个啥破事,二话不说有关无关的人都叫到一起开个会,仪表堂堂
的白人大爷大叔小哥大妈小妹,唾沫星子乱喷,说得天花乱坠,等他讲完了以后,你还
在回想,真是牛逼啊,好像说了好多头头是道,但好像又什么都没说,一个会上,几个
这样的侃爷说完以后,时间已经不多,啥问题都没有解决,还要安排follow up
meeting,在follow up meeting上再一顿神侃,回头继续开会。会议开了无数,啥问题
都解决不了。和IT行业相比,油气行业的中国人印度人不算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有硕士
或者博士学位,比白人务实很多,都以解决问题为主要目的,而不是所谓的increase
your visibility。 白人里边,有高级学位的技术人员还比较务实,最傲慢无知的就是
只有本科学历的白人大爷。如果这样的白人大爷还掌控重要的岗位,简直是个灾难。我
们曾经和一个已经在油公司干了40多年的本科学位白人大爷讨论问题,一旦有一点不同
意见,大爷张嘴闭嘴就是,我老有40余年经验,你小初出茅庐,懂个P,傲慢无知,难
以接受任何不同意见。哎,一个人吃屎吃了40多年,偶尔闻到饭香,怕也是难以接受。
油公司的白人大爷高管和中层领导们,不管下边的干活的人有什么反馈,总是一意孤行
,不愿意听不同意见,总是相信自己相信的未来,决策层屡出昏招,中层领导技术白痴
,不懂装懂,外行领导内行,在石油行业那是常态了。

油气行业本质是一个看天吃饭的行业,技术重要吗,有些重要性吧,但绝对不是最重要
的。在油价高的时候,一头猪做CEO都不会有问题,现在油气行业低潮,纵然是Elon
Musk,或者是Steve Jobs掌舵,也难以回光返照。油气行业不会突然消失,但夕阳行业
日渐式微,颓势难以逆转,过去的煤炭钢铁业就是未来的油气行业,可以预料从业人员
逐年减少,利润率逐渐下降。

油工们,会编程的,这几年好多转了码工和数据科学家,不会编程的,如果以前不是学
石油,但也有自己的一技之长,比如电子化工机械土木和天坑专业,头脑活络如大奎,
也能找个位置养家糊口。

苦的是油气行业的核心技术人才,搞地球物理geophysics, 地质geology,油藏工程
reservoir engineering,除了石油行业,还有哪行哪业需要研究用地震波找油,看看
不同矿石对储油的影响,研究多孔介质多相渗流?核心油工,想当年何等意气风发,挥
斥方遒,如今面临行业大转折,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大选之前,有油工们明的暗的为大统领加油助威,言必称,“石油行业支持拜登的,脑
子里都进水了”,“拜登上台,石油行业就完蛋了。”何等短视,还看不出石油行业的
颓势,这哪是一个总统能左右得了的趋势。某油公司被道琼斯除名,仅仅是拉开了石油
行业衰败的序幕,被时代淘汰,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2.]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中餐美食地图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