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259
首页 - 博客首页 - 股海逐鹿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美国如何扶持科技产业?(ZT)
作者:deer2005
发表时间:2018-07-16
更新时间:2018-07-16
浏览:1154次
评论:2篇
地址:2606:a000:408b:80f0:.
::: 栏目 :::
休闲话题3
新闻观察4
联储政策3
名人坛3
市场风险2
生药医疗2
中国中概4
中国中概5
美股个股4
新闻观察3
投资策略3
美股大盘2
高盛观点2
休闲话题5
金银商品2
牛股追踪3
牛股追踪4
原油能源3
美股大盘3
股事杂谈3
新闻观察5
休闲话题6
货币战争3
高盛观点3
美股板块3
股市前瞻2
美股个股5
美股大盘5
股事杂谈6
联储政策5
生药医疗3
美股大盘4
股事杂谈4
联储政策4
休闲话题7
休闲话题8
中国中概6
新闻观察6
原油能源4
股事杂谈5
美股收盘
牛股追踪6
牛股追踪1
生药医疗1
热点话题1
股票期权1
股市前瞻1
投资策略1
股海拾贝1
美股评论1
美股板块1
股事杂谈1
休闲话题4
牛股追踪5
美股板块2
中国中概1
新闻观察1
美股个股1
美股大盘1
牛股追踪2
金银商品1
货币战争1
休闲话题1
联储政策2
美股评论2
货币战争2
股事杂谈2
名人坛2
投资策略2
股海拾贝2
原油能源2
中国中概3
新闻观察2
原油能源1
市场风险1
联储政策1
名人坛1
高盛观点1
美股个股2
中国中概2
休闲话题2
美股个股3

美国如何扶持科技产业?

  经济参考报 周舟

  美国常以他国在高科技领域实施产业政策并给予补贴为名,挑起经贸摩
擦。但实际上,美国自己用产业政策和政府补贴“两手”来推动科技产业发展是
多年来的惯常做法。

  美国主流经济学界认为“产业政策”让人联想到计划经济,因此对自身的这
类政策避而不提,但实际上美国产业政策长期存在,有力推动了美国科技产业
的发展和经济增长。

  从历史上看,美国第一任财长汉密尔顿就是早期的产业政策倡导者。上世
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在航天、军工等领域实施产业振兴计划,并且取得了较好
效果。美国多届政府都曾为新兴产业制定较长期的计划并予以扶持,向企业转
让技术,推动政企合作,甚至通过减免税收、政府采购等手段直接干预市场。
上世纪九十年代克林顿政府的“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就是典型。

  如今这类产业政策仍在延续,在高科技领域尤其明显。仅以今年为例,5
月,美国政府举办“美国产业人工智能峰会”,提出由政府协调,整合产业和学
界力量以保持美国在人工智能时代的“领导地位”,而白宫技术政策副助理迈克
尔·克拉夏斯说,白宫已成立“人工智能特别委员会”。谷歌(1187.09, -1.73,
-0.15%)、亚马逊(1835.08, 22.05, 1.22%)和脸书(207.99, 0.67,
0.32%)等商业公司的行业领袖参加了峰会,会议声明说,要探索通过公私合作
的新方式加快人工智能研发。

  6月,美国众议院科学、太空和技术委员会披露了一项待国会批准的法案,
推动“国家量子计划”。这项为期10年的计划拟加大对量子信息科技的投资,加
强政府与业界、学界的资源共享,其中包括向初创企业转让技术等措施。

  去年以来,美国科技巨头亚马逊为其“第二总部”选址,引发美国多个州的
大城市竞争。地方政府使尽浑身解数,以批地、修路、减税甚至直接补贴等手
段“招商引资”。

  比如,今年4月马里兰州通过一项计划提出,如果亚马逊选择该州,将提供
总价值近85亿美元的“激励”,其中包括资产税、销售税和所得税减免以及改善
交通设施等。美国咨询机构“地方自立研究所”201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亚马
逊在2005年到2014年间至少接受了6.13亿美元的地方政府补贴。

  美国非政府组织“履行职责研究中心”跟踪了美国各行业接受政府补贴的情
况。记录显示,特斯拉(307.57, -11.30, -3.54%)公司自2007年以来共接受
35亿美元的公共补贴(含减税部分),其中近一成来自联邦政府,其他来自地
方政府,其中内华达州就给特斯拉减免了13亿美元的税收,支持该公司在州内
建设超级电池工厂。

  实际上,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在高技术产业的种种“神来之笔”,背后
都不乏美国政府的资助。比如,他成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不仅有美国航天局
的技术转让,也有航天局和军方的运载火箭发射合同。

  “履行职责研究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145.427,
-0.47, -0.32%))接受了16.32亿美元的各级政府补贴;谷歌母公司“字母
表”接受了7.66亿美元的州和地方政府补贴;脸书公司接受了3.33亿美元的联
邦、州和地方政府补贴。

  美国政府拥有众多科研机构,多年来一直和企业界密切合作。比如能源部
下属的国家实验室、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航天局、国家科学基金会、国家
卫生研究院等,都投入大量研发资金,为振兴产业服务。

  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上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仅2010年到2016年,美
国政府投入超过1000亿美元用于生物医药基础研究,推动新药开发。在此期
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的210种新药都与政府机构资助的研究有关。

  观察人士认为,产业政策一直是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在经济和科技竞争中
的常用手段。摩根士丹利(49.04, 0.96, 2.00%)前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
最近撰文说,日本曾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通过政府补贴来支持新兴产业,而美
国艾森豪威尔政府时期也将享有大量国家资助的“军工复合体”作为推进美国创
新的关键。罗奇说,互联网、半导体、核电站及军民两用航天技术,这些都是
美国实施产业政策的明证,上述科技成果多数使用了美国国防预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deer2005 于 2018-07-18 12:18:49 提到] [FROM: 2606:a000:408b:80f0:.]
中美在科技领域是“剪不断,理还乱”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7月1日消息 日经中文网报道,中西丰纪:特朗普说“中国正在窃
取”的美国技术,其实这些技术的创造者原来就是在中国出生的...

  中西丰纪: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7月6日启动对中国惩罚性关税。特朗普将高科技领域的
知识产权侵犯列举为理由,称“中国要盗取美国技术”,燃起敌意。但讽刺的是,在一线,中
美的相互依赖正在加强。人和企业编织起来的“纽带”无法轻易切断。

  看中美民间合作趋势

  在中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的6月29日,在面朝太平洋的度假胜地“半月湾(half moon
bay)”的高级酒店里,约300名创业者和投资者汇聚一堂。这是中国投资基金主办的演讲
会“中美人工智能(AI)峰会”。从旧金山驱车到会场需要近1个小时,但从早上8点开幕起就
处于超满员状态。

  登台的有百度(268.455, -1.57, -0.58%)和京东(37.17, -0.82, -2.16%)集团的投
资负责人、在美国拓展业务的中国AI创业者以及中国人民大学的法律专家等。美国企业方
面,苹果(190.11, -1.34, -0.70%)创始人之一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和谷歌(1196.98,
-1.82, -0.15%)医疗保健业务负责人等出席。

  这个会议与美国著名IT(信息化技术)活动相比并不显眼,但主题引人关注。会场还出
现了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和美国《华尔街日报》的记者。

  活动从主办方的致辞开始,呼吁中美链接AI世界的两个力量源泉,明显彰显出科技领域
的双边合作。

  关于自动驾驶,百度的负责人表示如果中美分享行驶数据,开发速度将进一步加快。美
国风险投资的高管也表示赞赏,称“中国政府是认真的。具有速度感,有美国应学习的地
方”。

  关于机器人技术,无人机厂商中国大疆创新(DJI)的研究者表示,可以对美国的基础
设施修复发挥积极作用。随后另外一位美国投资者回应称,“在美国,缺乏采摘草莓的人
手,可以利用中国的机器人技术”。

  这些发言听起来像是极端偏袒中国,但在硅谷,如今或许也并不罕见。这是因为虽然从
宏观的贸易统计上看不到,但两国关系已经明显加强。

  依赖彼此

  例如成为硅谷名称由来的半导体领域。据称,在压缩和录制通过摄像头拍摄的图像的技
术卓越的产品领域,中国的市场份额巨大,美国企业也依赖从中国出口。生于中国、就读美
国的大学,然后在硅谷的美国企业就职的人也很多。在以向高科技企业输送大量人才而闻名
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斯坦福大学,2016年在约3900名留学生中,有占近3成的约1130人来自
中国。

  自1990年代起在该地区经营半导体企业的一位相关人士表示,“在这个行业,设计工程
师如今或许有一半左右是在中国出生的人”。特朗普说“中国正在窃取”的美国技术,其实这
些技术的创造者原来就是在中国出生的情况已经并不少见。

  此外,资金的流动也无法忽视。一家初创企业的印度经营者最近接受了22岁的中国投资
者的出资。据称,当时正在给从父母那里获得的资金寻找投资目标。印度经营者表示,“如
果帮助我们,那就太好了”。

  如今一到中国的节日,就有投资者从大陆大举涌向硅谷。另一家初创企业的经营者笑着
表示,“如果中国投资者聚集,将举行大型聚会,那是筹集资金的目标”。

  美国也想“窃取”中国技术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种中美联系是否真的属于“合作”的体现?在中美AI峰会登台的
中国信通院的负责人表示,中国开始有数据和半导体了,但算法仍依赖谷歌等美国企业,认
识到推进自主AI开发需要人才。与这种发言相关,令人关注的是留学后本应定居美国的中国
人的回国现象。

阐述AI重要性的中国信通院的负责人阐述AI重要性的中国信通院的负责人
  在硅谷的半导体企业之间,最近,华为技术旗下的海思半导体等中国企业的常驻技术人
员回国成为话题。一位相关人士表示,“越是优秀的人,越会回到中国创业,或在现在的公
司获得更高职位。甚至有人将家人留在美国,单身回中国”。有人担心这导致技术外流。

  情况复杂的是,美国方面也是“想盗窃”的一方。熟悉中美企业的日本DCM Ventures的
普通合伙人(General Partner)本多央辅断言称,“在移动结算技术方面,中国超过美
国”。美国Facebook(209.75, -0.24, -0.11%)首席执行官(CEO)马克·扎克伯格常表
示,“在面部识别输给中国”,透露出不满。

  中美的现实是既相互依存又彼此牵制。积极进入中国的美国纪源资本(GGV Capital)
的合伙人Jason Costa也表示,“在科技领域,中美企业和人员的关系已经难以割裂,最好
和国家之间的争吵分开加以思考”。

  另一方面,日本企业缺乏与中美摩擦有关的存在感。在日本经常听到的是被谷歌和苹果
甩开这一对过去电子立国的悔恨,但DCM的本多表示,“日本企业将美国和中国的技术进步视
为威胁,应该具有加以利用的灵活态度”。如果日本只是一味旁观2个大国的攻防,或许最终
日本连摩擦的对手都成不了。

  本文作者为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硅谷 中西丰纪

 
2   [deer2005 于 2018-07-18 09:21:32 提到] [FROM: 2606:a000:408b:80f0:.]
美股牛市已经处于晚期 不应一味追捧科技股
2018年07月18日 15:29 新浪美股综合

  全球股市的内部运作正在发出一个闪烁的红色信号。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价格
便宜股票的表现一直不如价格偏高的股票,但在过去18个月里,投资者对高价股的偏好大幅
增强。

  这种现象在美国和不包括日本的亚洲市场尤为明显,因为规模庞大的“FAANG”(即
Facebook(209.99, 0.00, 0.00%)、苹果(191.45, 0.00, 0.00%)(Apple)、亚马逊
(1843.93, 0.00, 0.00%)(Amazon)、Netflix(379.48, 0.00, 0.00%)和谷歌
(1198.8, 0.00, 0.00%)(Google))和“Bats”(百度(270.02, 0.00, 0.00%)
(Baidu)、阿里巴巴(192.66, 0.00, 0.00%)(Alibaba)、腾讯(Tencent)和三星
(Samsung))占据了相当大一部分市值份额。按某些指标衡量,不受欢迎的价值股和热门
成长股之间的差距与2000年互联网泡沫高峰期的过分现象相吻合。

  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因为股票市场变得更有效率,价值因素已经被淘汰出局;假如是
那种情况,结果将是一种无趋势的“随机漫步”,而不是价值股的相对表现日益急剧下跌。

  相反,这种极化是牛市处于晚期的典型表现。投资者回避普通公司的表现一般的股票,
转向一些看似不受经济逆风和竞争压力影响的精英股票。

  MSCI的价值股和成长股指数(使用单一的市净率指标)显示了后者的表现有多超常。有
时人们提出,在企业越来越依赖知识产权和品牌价值的世界中,账面价值已不再有意义。

  从直觉上说,这似乎是可能的。但如果表外资产确实对利润做出了更大的贡献,那么股
本回报率应该会有结构性的上升。无论是美国还是除日本以外的亚洲都没有出现这种上升。

  毋庸置疑,本世纪之交和现在的投资环境存在显著差异。当时互联网是新生事物,投资
者不得不应对大量商业模式模糊且未经过检验的公司。

  许多“网络股”最终一文不值;少数公司幸存下来,还有更少数的公司蓬勃发展。在
Faang和Bats的行列中,当时它们中间还很少有上市公司,有些甚至还没有成立。

  在当今世界,科技巨头确立了商业模式,并成为数以百万计的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然而,现在依然有许多不确定性。

  这些企业的可持续盈利水平是多少?他们最终会相互竞争吗?有什么政治和监管风险?
最重要的是,在一个持续颠覆和技术变革的时代里,他们的商业模式能够持续多久?

  在近年的历史中,价值股在整体市场表现强劲时表现不佳的时期很少。一个反例可能是
1988年至1991年间的美国市场,当时的背景是美国经济疲软和股市逐渐摆脱1987年“黑色星
期一”崩盘的影响,价值股表现不佳。

  更接近的比较可能是上世纪70年代早期对美国“50只走俏股票”(Nifty Fifty)的狂
热。那也是一个经济压力加剧的时期,人们也觉得只有卓越公司才能够蓬勃发展。在50
只“一次决定”股票(意味着你买下它们,然后从不卖出)中,有几个已经不见了踪影。

  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金融学教授杰里米-西格尔(Jeremy Siegel)在上
世纪90年代末重新研究了“50只走俏股票”,并得出结论认为他们的长期表现是合理的。

  不可否认的是,“50只走俏股票”在随后的10年熊市中被无情地降级,表现最差的是其中
的科技股,比如宝丽来(Polaroid)、Burroughs、伊士曼柯达(Eastman Kodak)和DEC
等过气的公司。

  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在《思维,快慢有别》(Thinking, Fast and
Slow)一书中表示,我们夸大了技能的作用,而低估了运气在谷歌等公司的崛起中起到的作
用。

  “我们相信我们了解过去,这暗示未来也应该是可知的,”他写道,“但事实上,我们对
过去的了解比我们所认为的要少。”你为股票支付的估值越高,你对不可知未来的押注就越
多。

  投资分析先驱、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导师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在1929年市场崩盘的阴影下撰文提出了“安全边际”的概念,这是一个将会限制下
行风险的基本价值堡垒。

  这与“这次不一样”的信念截然相反——后者是由故事驱动的投机,往往标志着市场达到重
大巅峰。价值型投资理念将再次迎来自己的春天,尽管市场可能不得不首先再次汲取一些残
酷的教训。

  文章来源:FT中文网 本文作者为Arcus Research驻东京分析师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eer2005写信]  [股海逐鹿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